飘天文学 > 百世飞升 >第740章赢就是赢
    “李代挑僵?!好高明的木遁神通!”鹰罗崇忽然开口赞叹道。

    赵三月的动作能瞒过所有化神小辈,却瞒不过一众返虚半仙。

    “非也!以我看来,此女施展的乃是移花接木之法!只不过被她修行到了登峰造极之境。”千洛烈摇头晃脑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此人目光满含赞赏的落到了一根银白巨柱后面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赵三月从这根巨柱后面转了出来,神情平淡的一挥手中青枝,数滴玉露瞬间震落而下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大片水雾在殿中弥漫开来,遮挡了大多数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第五玄夜凝望着身周浓雾,忽然沉声说道:“能让老夫动用第二把神兵,你可以为之自傲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此人大手一挥,背后瞬间升起一道白光。

    “铮”的一声剑吟!

    白光闪电般绕场三匝,撕裂了大片雾气,而后落到此人头顶上方,显现出一把怪异长剑,此剑通体清冽如水,剑身散发着淡淡晶光,可其剑刃之处竟是两排锋利锯齿,不断闪耀着异样血芒。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声响起。

    整个大殿之中突然刮起一股邪风,一种极其血腥的邪恶气息弥漫开来,

    一旁观战的赵清风,只觉眼前一红,仿佛来到了尸山血海之中,心中一阵烦闷,本能的就要呕出。

    此刻,不只他感觉不适,其他化神真君也纷纷皱眉捂胸,连忙将目光从夜魔剑上移开。

    赵升见状,眉头一皱,动念间驱散了四周邪念,令赵清风恢复清醒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终于拿出真正实力了,夜魔剑,这口异魔神兵只怕又要痛饮仇人血!”鹰氏一位化神真君喃喃自语着,脸上浮现浓浓的恐惧。

    夜魔剑乃异魔族神兵,特性十分奇异,专门为斩杀敌人元神而炼制,向来以神出鬼没著称。

    自从落入第五玄夜手中之后,此剑也不知斩杀了多少同阶化神,为其赫赫凶名立下过汗马功劳。

    “魔光诛神,去!”第五玄夜伸手一指赵三月所在方位,急声厉喝道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!

    夜魔剑蓦的化作一缕白芒,瞬间从众人感知中消失得无影无踪!

    下一刹那,

    赵三月面色一白,但她皮肤本就白皙如玉,突然接了一剑,脸上倒也看不出惊惶之色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下一刻,她人忽然炸裂开来,大片木屑向四面八方爆射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白色流光从木屑深处激射而出,刹那间飞回第五玄夜头顶,重新显化出夜魔剑真形,嗡鸣不止,仿佛有些不知所措!

    第五玄夜脸色一变,已然察觉到不妙,此刻在他神念感应中,周围雾气里居然同时多了一个又一个强横气息,赫然全是“赵三月”

    雾气深处影影绰绰,一个个人影在周围若隐若现,一时间竟让他分辨不出哪个是“正身”。

    “这…怎么可能!”第五玄夜只觉无比荒诞,几乎不敢相信以他的修为和境界,居然被一个化神新人逼迫到如此窘境。

    他更加不相信,对手的实力和神通皆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“夜魔剑,杀生刀去!”

    第五玄夜怒火中烧,连连暴吼着,身边两口极品宝兵,闪电般射入雾气里面,几乎在眨眼间横扫全部人影。

    人影如泡沫似的纷纷破灭,然而雾气里又有更多“人影”浮现,它们就好像草木一般,生命力顽强之极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雾气渐渐多了一丝丝绿意,无数白色飞絮随风飘扬,洋洋洒洒的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随着人影一次次被宝兵斩灭,一株株柳树先后爆裂成碎屑,绿意渐渐增长,雾气里的飞絮也在指数级增长。

    转眼间,已经达到除之不尽,灭而复生的地步!

    看到这骇人一幕,第五玄夜更加心浮气躁,甚至有点气急败。

    他不顾一切,周身腾起森然黑光,暴喝道:“第三神兵,阴阳吞灵环!给吾出——”

    然而没等他喊出最后一个字,一只秀气白皙的拳头从雾气中探出,无声无息的砸到他的后脑壳上面。

    这一拳堪称神来之笔,不仅打断了第五玄夜的节奏,而且一拳将他砸得头昏脑涨,眼冒金星!

    只见其胸膛中央,一轮黑白光轮才刚浮现,就一闪而逝的隐没回胸口,全身黑铠簌簌震动,绽放出刺目黑光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黑光轰然碎裂开来,无数白色飞絮随之四散洒落,一部分融入周围雾气,另一部分悄然钻入了第五玄夜的口鼻七窍。此人却始终没有察觉到飞絮已经侵入其体内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变故虽快如兔起鹘落,但却瞒不过一众返虚半仙。

    第五缺面沉如水,阴郁得快要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赵升则含笑不语,悠然自得的自斟自饮了一杯灵酒。

    其他返虚半仙也是神色各异,纷纷对赵三月侧目而视。

    这一刻,风伯桀星突然阴阳怪气的冷笑道:“嘿嘿,有人要败了!”

    风伯和第五两大世家虽都有打压赵氏的意思,但两家无数年来也积累了众多矛盾,利益冲突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因此风伯桀星十分乐于见到第五家吃瘪。

    “哼,胜负尚未可知!”第五缺开口说道,声音竟然变得十分喑哑。

    其面上神情狰狞,不时伸出舌头舔动一下嘴唇,给人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,丝毫没有先前那般闲逸风度。

    “第五缺,你的后人行不行啊!要是连一个名不经传的新人也赢不了,简直丢尽了第五氏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夜魔王?呵呵,看来也名不副实嘛!”有返虚故意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呸呸,废物点心一个,亏得老子压了他取胜。十六块法则结晶呀!老子这回赔大发了!”有返虚破了防,气得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自古胜败乃兵家常事。所谓有赌不为输,诸位着相了!”戒不得大师此刻愈发宝相庄严,气度超然。

    “贼秃驴,不用在这里假惺惺!你这回坐庄,赢得不要太多。小心回去路上被人打闷棍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方施主慎言,莫不要因一时激愤,而为日后种下一劫!”

    “死秃子!你敢威胁老夫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善哉善哉,老衲在大须弥院等待方施主登门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返虚之间大多以神念交流,因而信息交换速度快的不快思议!

待到戒不得大师与方姓返虚约定好了一战的时候,时间连一息也没过。
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